三周两次定向降准,12年来首次下调超额存款准备金率,后续仍可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0-04-08返回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周二,第88次国务院常务会议上作出有关部署,针对中小银行的定向降准即刻落地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4月3日,央行再次宣布定向降准,对中小银行定向下调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,分两次实施到位,共释放长期资金约4000亿元。这也是继上个月3月13日后,短短两周多时间里的第二次定向降准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与以往不同的是,“价格”措施同时被使用——4月7日起,金融机构在央行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下调至0.35%,鼓励银行把资金用于利率水平更高的信贷投放、债券投资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富国大通观察,加上3月份降准释放的资金,预计未来共有5500亿元长期资金用于发放普惠金融领域贷款。这将促使中小银行加大对小微企业、个体工商户贷款支持,有效缓解疫情对中小企业带来的冲击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针对中小银行释放资金4000亿元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确保全部资金低价投向中小微企业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次定向降准将共计释放长期资金约4000亿元,平均每家中小银行可获得长期资金约1亿元,还可每年降低银行资金成本约60亿元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为防止一次性释放资金过多导致流动性淤积,此次定向降准分4月15日和5月15日两次实施到位,每次下调0.5个百分点,确保中小银行将获得的全部资金以较低利率投向中小微企业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值得注意的是,此次定向降准对象面向中小银行,包括两类机构:一类是农村信用社、农村商业银行、农村合作银行、村镇银行等农村金融机构;另一类是仅在省级行政区域内经营的城市商业银行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2年来首次下调超额存款准备金率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国人民银行决定自4月7日起将金融机构在央行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从0.72%下调至0.35%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超额准备金是存款类金融机构在缴足法定准备金之后,自愿存放在央行的钱,由银行自主支配,可随时用于清算、提取现金等需要。人民银行对超额准备金支付利息,其利率就是超额准备金利率。2008年从0.99%下调至0.72%后,一直未做调整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央行有关负责人称,此次央行将超额准备金利率由0.72%下调至0.35%,可推动银行提高资金使用效率,促进银行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微企业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年内第三次降准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次降准是年内第三次降准。
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① 今年1月1日,央行宣布决定于2020年1月6日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.5个百分点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② 3月13日,央行宣布决定于2020年3月16日实施普惠金融定向降准,对达到考核标准的银行定向降准0.5至1个百分点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两次降准分别释放资金8000亿元和5500亿元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③ 3月31日,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,强化对中小微企业普惠性金融支持。增加中小银行再贷款再贴现额度1万亿元,进一步实施对中小银行定向降准,引导中小银行将获得的全部资金以优惠利率向中小微企业贷款,扩大涉农、外贸和受疫情影响较重产业的信贷投放。


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后续仍可期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富国大通认为,近期,央行使用数量型政策工具,直接增加对中小银行的一万亿元再贷款、再贴现额度,鼓励中小金融机构申请。同时还有300亿元小微金融债券的发行,实际是间接融资和直接融资相结合,体现了政策多管齐下的特点。同时,下调利率水平,包括这次下调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,前期下调七天回购利率和中期借贷便利MLF利率等,目的都是引导金融机构降低对中小企业的贷款利率,促进小微企业降低融资成本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近期还出台一些金融政策,比如延期还款,中小企业本金和利息可以延期支付;还有增加信用贷款,中长期贷款额度。这一揽子政策组合拳,有助于增加流动性,缓解中小企业资金压力,也有利于降低融资成本,促进有效复工复产和实体经济尽快恢复正常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截至目前来看,央行在“降息”工具使用上,仍然比较谨慎,主要是调整OMO、MLF等政策利率为主,对于存款基准利率,央行官员不止一次表态会“适时适度调整”,但仍然迟迟未动。而有不少银行和市场人士呼吁,更快速有效降低银行负债成本的工具是调降存款利率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此,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刘国强在3日的发布会上作出回应称,存款基准利率是货币政策工具中的“压舱石”,不是不可以用,但是要充分评估。目前,通胀水平比较高,CPI在今年前两个月处于5%以上的高位,远高于一年期存款利率1.5%的水平。另一方面,要兼顾经济增长和内外平衡,利率太低会使货币贬值压力加大。此外,存款基准利率跟普通老百姓的关系更加直接,如果“负利率”,要考虑老百姓的感受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业界认为,待四月中旬公布经济数据后,中央将针对当前国内经济的紧迫性,要求央行采取更加宽松的货币政策,届时或有要求央行下调存款基准利率可能。另一方面,两会将在一季度数据公布和下一次政治局会议后,于4月底或5月初召开。届时中央将结合一季度经济数据精准施策,财政政策将更加宽松,并陆续确定赤字率与特别国债额度。